关于 Apple Watch- 苹果没有给出的“Wh

发布时间:2015-04-17 12:37:15
关于 Apple Watch: 苹果没有给出的“Why” \guest??2014/09/12 16:26关于 Apple Watch: 苹果没有给出的“Why”

编者按:本文来自设计师杨硕的投稿,他是乐窝网联合创始人,之前在自己的博客(用户体验随想)中写过许多关于设计和用户体验的文章。本文来自他在知乎上的《如何评价 Apple Watch?》问题中的回答。


Ben Thompson有个很有意思的总结,Apple Watch: Asking Why and Saying No。如果回头看Apple每次发布新产品的发布会,你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规律。

2001年10月23日,Apple发布第一代iPod的时候,从乔布斯开始进入iPod话题,到iPod本身出现在屏幕上花了8分钟,到乔布斯从他的口袋里拿出iPod花了10分钟。这中间的10分钟,都在讲音乐的市场,为什么Apple要进入这个市场,为什么Apple可以在这个市场取得成功,和为什么iPod会与众不同。

2007年一月发布第一代iPhone的时候,iPhone本身没有出现在大屏幕上,而是出现在这个话题开始的7分钟之后。这段时间,然后乔布斯一直介绍了多点触摸,剩下的手机部分直到12分钟后才介绍。这整个间隔时间都花在了介绍智能手机市场和其他智能手机的问题,以及为什么苹果可以成功、为什么iPhone与众不同。

2010年一月第一代iPad发布会上,iPad话题开始于5分20秒,但iPad直到8分57秒才出现。乔布斯在这几分钟的时间里解释了iPhone和Mac之间有另外的产品空间,而这个新的产品在某些使用情景上远好于电脑和智能手机。

Apple watch的介绍有些不同,他是从One more thing之后,Tim Cook简单说了一分钟关于他们喜欢整合软件,硬件和服务,喜欢让技术更加亲近... 然后直接进入一个视频,展示产品的设计造型,制作工艺等。并没有给我们一个“为什么-Why”,为什么他们要做Apple Watch,市场如何,为什么人们需要Apple Watch。

你可以说这个不同是因为乔布斯已经不在了,也许在介绍产品之前比较长的介绍“Why”只是乔布斯的个人偏好。但是智能手表确实是需要解释的,到底为什么你需要它?

Ben 分析的很有意思,让我想到西蒙 思涅克(Simon Sinek) 在一个2009年的TED讲过一个话题叫做“伟大的领导者如何激励行动 (How great leaders inspire action)”。他讲到所有的伟大领袖和组织无论是苹果公司,马丁路德金还是怀特兄弟,他们的思考、行动和沟通的方式完全一样。但是和其他人相反,他把它作为一个黄金圆环,“为什么-Why?怎么做-How?是什么-What”。主要意思是一般人在解释东西的时候容易先解释是什么,和怎么做,最后才解释为什么或者根本不解释为什么。但是最能激励人的方式往往是反过来,也就是先解释为什么,然后再解释怎么做,最后再说做了什么。

\
(视频可以去这里看)

之前苹果发布新品也是一样的策略,将传递信息的顺序颠倒过来,在正式讲产品之前讲了很多的“Why”,这样,激励人们买的不光是产品,还有你的信念和宗旨。

可惜苹果这次并没有给我们解释Apple Watch的“Why”,Apple Watch的硬件看起来确实很好,但是他demo里面的有一些东西却不怎么合理,比如说在手表上查询电影、看照片等,这些都是重复手机上面已有的功能,能在手机上较大屏幕上看照片的,为什么要在手表上看呢。

Apple 没有告诉我们Why不代表我们自己就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可穿戴设备是迟早的事情,只是我们要想清楚它的优势到底是什么,在思考新的事物的时候,我们往往会将其向已有的事物上靠拢,但是忽视了它独特的前所未有的可能。

Apple Watch非常好的功能部分是那些你在手机上无法做到的事情。比如:

1,当你外出的时候手表通过轻拍来感官的提示你转向。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应用。想想有多少次你站在十字路口的时候不知道方向然后拿出手机来查地图的窘境。这个使用情景完全适合于一个手表。可能你都不需要看地图就可以走到。或者走到路口困惑的时候,你抬起手来,屏幕就自动亮起,告诉你方向,这样简单的多。

2,手表还可以作为一个控制器,很好的控制你的手机或者电脑或者电视。想想有多少次你在家里找不着你的手机,可以用watch让自己的手机呼叫一下就知道了。

3,因为随时穿戴并且和身体接触的原因,Apple Watch 可以有更好的手势控制方式,真正的交互不只是局限在玻璃屏幕后面的像素上,(参考Bret Victor的-A Brief Rant on the Future of Interaction Design)因为人们有着无数的动作和多样的感官。新的交互方式应该和我们的生活配合得更加流畅,而不总是低着头看屏幕。Apple Watch的移动传感器可以识别手臂的任何动作,将其应用在和App的结合上,肯定会有很多有趣的体验。

工具是增强人的能力来满足人需求的东西,也就是说工具将我们能做到的,转化为我们需要做的。谈需求的人很多,谈技术的人很多,但是谈“人的能力”的很少。现在的电脑、手机交互用到的人的能力只有敲打键盘,挪动鼠标,和触摸玻璃屏幕。但是人的能力有很多,比如动作,姿势,触感等。智能手表可以将人的交互能力拓展到这些还没有真正开发的领域。

总的来说,尽管Apple没有给我们一个Why,但Apple Watch非常值得看好的,这是一个新的产品类别,也是将新的交互方式带入大众市场的一个途径。非常赞同马力师兄在另一个关于Apple Watch的回答,Apple Watch 会不会摧毁瑞士钟表业? “(Apple)重新定义了「战场」,是科技、时尚、年轻,以及背后品牌所传递的内涵。” Apple Watch确实要让瑞士钟表行业头疼了。但Apple Watch能立刻摧毁钟表行业吗,肯定是不能的,产业变革永远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是在这个加速变革的年代一个产品类型总是有它的生命的。新的产品类别能否完全替代老的产品吗?肯定是可以的,博物馆就里充满了被新事物替代的,并且已经完全不用的东西。